想寫這個故事很久了。
  卻總是提不起勇氣去寫。當你失去了最愛的人之後,你永遠無法當作它不曾發生過。
  為什麼突然又有勇氣寫出來了呢?我想或許是我真想走出陰影了吧!
  她,阿妹,很俗的一個名字吧!當然她後來改了個聽起來好一點的名字,不過,我還是喜歡這麼叫她。
  阿妹是我的國中同學。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一開始,我蠻討厭她的。總覺得她天天都在為那一丁點的美麗,和教官玩躲貓貓遊戲,無聊死了!當然像我長得這麼平凡,平凡到走在路上,與我擦身而過,立即就忘的女孩子,是不太需要妝扮的,反正再怎麼去精心打扮,還是那一副拙樣,所以依我的個性,我是不會把精神浪費在容貌這檔子事上的。
  對於阿妹的印象,僅止於知道她和我同班而已。其他的,管她去呢!
  會真正注意到她這個人,是在她的生日舞會上。
  說真的,我真的蠻驚訝她會邀請我的。雖然她的理由是,我是班長,當然應該邀請我去,到現在我還是想不通,她既然請我,為什麼不連其他班級幹部一塊兒請呢?
  我本來是不太想去的,打算請一個同學幫我把禮物帶去給她,就算了事。在她生日前一天晚上,她打了個電話給我,請我務必要參加,這是我第一次私底下和她講話。
  天啊!我本來還想說「不」的,但是「好」那個字就是脫口而出了。這下可好了,掛上電話之後,我開始煩惱該穿什麼衣服去參加舞會。
  阿妹的家境很好,我擔心自己穿的不得體,會顯得格格不入的。但是我說過,我平常不太打扮自己的,哪有什麼像樣的衣服呢?只有一件婚禮制服。
  為什麼我會說是婚禮制服呢?因為每次跟家人去喝喜酒時,我都穿那第一百零一件洋裝。在我的衣櫃裡,只有三件裙子,兩件是學校制服,一件就是洋裝,其餘的,都是褲子。我痛恨穿裙子。
  這和阿妹恰恰相反,她只有一件長褲,就是學校制服,其他的,全是裙子。如果真要問後來我為什麼會和阿妹親如姊妹,我想,一切該是早就安排好的吧!
  最後,我還是穿上了那件婚禮制服,把頭髮梳理整齊後,就搭公車到她家去了。
  在舞會裡,很無聊,我也不會跳舞,拿著一杯果汁就坐在角落裡,靜靜地喝著,看著舞池裡的人群,舞動著我不懂的舞步。
  阿妹依然像隻花蝴蝶般,翩翩地飛舞著。她穿著一件火紅的小禮服,很合她所散發出來的氣質,火似的身影,燃燒著整夜的熱情。真搞不懂,我來這裡做什麼?本來想要早點離開的,但是之前阿妹趁著沒人的時候,突然告訴我,有話要跟我說,叫我等到舞會結束。
  所以我像個呆子一樣,黏在牆上當朵盡職的壁草。想當壁花,呵呵~我還不夠格咧!所以還是乖乖地當根草吧!

--------------------------------------------------------------------------------
好不容易終於捱到舞會結束了。佣人們在忙著收拾善後,阿妹拉著我到她房間去。喝!果真是有錢人家的公主,走進她的房間裡,就像跌進一個粉紅的花叢裡。天啊!我快窒息了,我痛恨粉紅色這麼女性化的顏色。
  阿妹從冰箱裡拿了一瓶果汁給我喝。天啊!她的房間裡竟然還有冰箱!
  「筱嵐,我可以這樣叫妳嗎?」阿妹似乎有點緊張呢!
  「可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話,有點怪怪的。
  「妳可以叫我阿妹,我奶奶都這麼叫我。」蛤?什麼阿妹?
  「阿妹?妳的名字好像不是這個吧?」我提出了我的質疑。
  「我知道,這是我的小名,只有我奶奶這麼叫我,雖然我奶奶過世了。」喔~
  「對不起,讓妳想到不開心的事情。」一時之間,我似乎看到她美麗的臉龐上,閃過一瞬間的憂傷。
  「沒關係,現在我好多了。」後來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她奶奶和我叫她阿妹,她不准別人叫她阿妹,只有和她最親密的人才有這個特權。
  「阿妹,妳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呢?」我導入正題,希望快點講完,就可以回家了。
  「筱嵐,我想請妳幫我一個忙。」不會是叫我幫她買化妝品吧!
  「什麼事啊?」實在是有點納悶說。
  「呃....我想請妳幫我補習。」蛤?
  「為什麼?去請一個家教就好了啊!」這是哪門子的忙啊!
  「不能請家教啦!妳先聽我說完....」
  原來阿妹喜歡上一個男校的風雲人物,他功課很好,運動方面也很罩得住,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全方位的學生了,我以為這種人只有在小說裡才會出現咧!可是聽說對方眼光很高,阿妹的外表,的確可以符合美女的標準,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她的功課不是頂好的,她對這方面有點自卑,這是後來我發現的。
  而我在班上,頂著一個班長的頭銜,功課也在水準之上,我想我唯一可以拿出來驕傲的,就是學業,每學期的第一名,非我莫屬。這是在一顆渴望不平凡的小小心靈中,唯一可以傲視群倫的地方,只有在課本裡,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一分,小小的自信。
  阿妹希望我能夠幫她補習,讓她的成績好看一點,在她的心裡,一直是把我和那個小說裡的奇男子歸為同一類,她以為和我在一起,說不定可以沾染一些好學生的氣息,讓她和那個奇男子的差距,不會顯得那麼懸殊。
  真是的。只有在她那奇特的腦子裡,會產生這樣的邏輯。

--------------------------------------------------------------------------------
或許是看在她提出了優渥的酬勞分上,我答應了替她補習。
  一個星期三天,一次兩個鐘頭。雖然說七點開始上課到九點,但是通常我一下課就和她一起回家,在她家吃過晚餐,上課到九點,又在她家和她聊天,一直待到十點,她才叫她家司機送我回家。
  阿妹其實是一個很寂寞的小孩。從小父母就離異,她跟著爸爸一起住,但是在家裡卻很少看到她爸爸的影子,我去她家替她補習了一年,從來沒看過她爸爸,一次都沒有。
  一開始,我並不想去她家用晚餐,她只提過一次,後來就沒再提了。有一次,因為我爸媽去喝喜酒,家裡沒開伙,媽媽叫我去阿妹家用餐,我才勉強提早去她家,那時阿妹一個人正坐在餐桌前摔盤子。
  十足的大小姐脾氣。我推過她家的管家李媽媽,走到阿妹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得全部的人是目瞪口呆的,尤其是阿妹。她摀著自己的臉,彷彿不敢相信,我真的打了她。
  「為什麼摔盤子?不吃飯就叫李媽媽不用煮妳的晚飯,摔盤子!耍大小姐脾氣嗎?有錢人了不起啊!如果我是男生,我會喜歡妳才怪!」當時我氣極了!
  我蹲下身去,撿起那些碎片,李媽媽衝過來叫我不要撿,她會收拾。一個不小心,我就劃破了手指,血汨汨地流了出來,我也不理會,只是隨意拿了一張面紙,壓在傷口上,轉身就走到她的房間裡去。
  阿妹跟著我走進房間裡,來到我身旁,抓起我的手,往她嘴裡一放,就好像我被毒蛇咬了一樣,在吸吮我手指裡的毒素。
  「不要這樣!有碎玻璃,會割傷妳的嘴的。」我抽回我的手。
  「對不起!以前我奶奶都是這樣幫我療傷的,她說這樣會比較快好。」
  阿妹坐在床上靜靜地說著。
  「算了,肚子還餓不餓,我去叫李媽媽再準備一下,我陪妳一起吃。」
  說真的,我肚子餓了。
  「妳要陪我一起吃飯嗎?」阿妹才問完,我的肚子就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妳沒聽到我的肚子在抗議了嗎?」我笑了笑地拍拍自己的肚子。
  從那晚開始,我們就天天一起吃晚餐,替她補習的日子,我到她家去吃,沒有補習的日子,她到我家來吃。那時我才知道,阿妹一個人吃晚餐,已經吃了五年了,從她爸媽離婚開始,就沒有人陪她一起吃晚餐了。

--------------------------------------------------------------------------------
我不知道我教得好不好,但是我知道阿妹很用功,雖然她不是很聰明,但是至少我教她的東西,她都會再複習,交代的功課,也會按時地做。雖然她還是一樣地愛漂亮,一樣地愛出去玩。
  但是,她的功課的確漸漸地有起色,不僅老師發現了,同學也注意到了。每次考試,她不再是班上的最後幾名,雖然沒有名列前茅,但好歹也進步到中等的程度。拿到成績單,總是能夠看到她開開心心地向我炫耀著。
  我答應她,只要她有進步,我就幫她寫一封情書給那個奇男子,雖然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是我想這是一種手段吧!那個奇男子,是她用功讀書的原動力,我跟阿妹說,對付那種男孩子,不能用主動示愛的方式,一定要用奇特的方式,去吸引他的注意。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吸引一個男生的注意,我只是希望阿妹能夠先好好用功,其他的,到時候再講。
  她功課進步了,我就得實現我的諾言,我叫阿妹去開一個郵政信箱,理由是要保持神秘感,不要讓那個男生太早發現。
  我是個很相信星座的人,我想叫阿妹去查那個男生的資料,不是件難事,把他的生日血型弄到手之後,我就開始針對這個男生的書面個性去寫一封他會注意的情書了。為什麼說是書面呢?因為在我不認識他之前,僅能從一些基本的資料去揣測他的性格,就好像賭馬一樣,資料搜集齊全了,看準了,就下注嘍!其他就交給命運去決定啦!
  他,是天秤座的,理性到有點龜毛的星座。所有事情等他分析完畢,中共的飛彈老早就飛過來把他家屋頂給炸了。而阿妹是獅子座的,天生的霸王,不過我想,那個奇男子,絕對不會是虞姬。
  我不喜歡當霸王,也不喜歡當虞姬,我啊!我喜歡當觀眾。哈哈~
  信寄出去之後,剛開始阿妹表現得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我知道她的性子,最會裝了。我也不去點破她,只是隨著日子一天天地過,信箱依舊是毫無訊息,其實才過一個星期而已,但阿妹是個急性子的人,她患得患失的樣子,我看了也不忍心,只好跟著她在街上瘋狂地採購,那一陣子,真是把我給折騰死了。
  「阿妹,別難過了啦!那個男生算什麼?換一個啦!」
  我攤平在她的床上無力地說著,之前才陪著她走了三個鐘頭,又買了一堆東西,要
  不是我跟著她,我看她很有可能會把整間店全給搬回家。
  「可是我真的好喜歡他嘛!他講話好溫柔,我有預感,他一定會對我很好的。」
  狗屁預感!我在心裡不屑地想著。
  「有那麼多男生喜歡妳,為什麼不選一個就好了?」
  我向來就是這樣,有現成的東西,我是不會再花心思去做。
  「可是他真的很特別,只有他不會像其他男生一樣,只喜歡我的外表。」
  難道人真的那麼賤嗎?越得不到的,就越拼命地想拿到。
  「妳不要因為只有他拿蛤仔肉塗自己的眼睛,就說他眼光特殊。」
  廢話!被蛤仔肉塗到的眼睛,一定會被肉汁刺得很痛,看人的眼光,就會顯得特別不一樣啦!眼睛有毛病的人,眼睛一定跟普通人不一樣嘛!難道這個就叫特殊嗎?
  「反正我會讓他喜歡我的。」阿妹口氣還真不小咧!
  我也懶得和她爭論。隔沒幾天,終於收到奇男子的回信了,看來我的招數奏效了,接下來就看阿妹自己的造化。
  一開始,似乎進行的很順利,我除了幫阿妹補習功課外,還幫她補一些課外讀物,聽說那奇男子,不僅要求女孩子,要有外表,還得兼有內涵。說什麼希望女孩子能夠和他一起成長,說得挺好聽的,實際上就是,要能看還能夠用。
  後來我覺得那奇男子簡直就變成我的教授了,只要他有提過的人名,書名,阿妹便開了一張書單,叫我去全部買回來,然後我得乖乖地把書看完,然後整理一個重點,讓阿妹背起來,然後她和那奇男子約會時,才有話題可聊。天啊!這是哪門子共同成長啊!
  什麼杜拉托也夫斯基啦!我還拖拉古司機咧!才一個十幾歲的國中生,就看這些東西,他以為他是天才嗎?我只知道我不是笨蛋!我才不要跟阿妹一起笨下去!
  後來我為了這件事跟阿妹大吵一架,我氣得不幫她了。

--------------------------------------------------------------------------------
後來,有一陣子我很少跟阿妹聯絡,反正在賭氣嘛!我和她在冷戰耶!總不能叫我天天跟她東家長西家短的,要不然怎麼能叫冷戰呢?
  突然有一天,李媽媽打電話到我家來,通知我阿妹自殺了,正在醫院裡急救。
  什麼?我當場呆掉了。沒事自殺幹嘛!
  要不是我媽媽接過電話,問清楚了哪一家醫院,全家趕到醫院裡去探視阿妹。阿妹也常來家裡吃飯,媽媽簡直把她當做是第二個女兒了。家裡就只有我一個女孩,上頭有兩個哥哥,所以在家裡,我也算是挺受寵的,阿妹來家裡吃飯後,大家就把她視作家裡的一份子了。
  好不容易才看到醫生走出手術室,告訴我們,要好好照顧病人,不要驚動到她。
  等到阿妹被推進普通病房後,護士說,阿妹只想見我一個人。
  我急著走進房內,看到阿妹蒼白而瘦弱地躺在床上,心裡一陣酸楚。一千個一萬個為什麼,在我的心裡衝擊著,但是我只是搬了張椅子,坐了下來,靜靜地削著蘋果。
  「對不起。」阿妹虛弱地說著。
  「不要說話,我削蘋果給妳吃。」我故意忽略過她手腕上的傷。
  「我現在不能吃東西。」天啊!我真笨,氣死我了。
  「那我自己吃好了。別說話,多休息。」我起身去拉起窗簾,替她蓋好被子。
  「不要這樣子,問我為什麼。」她哀求著。
  「我不問,快睡覺。」我又坐了下來,閉起眼睛。
  「筱嵐,求求妳,不要生我的氣。」我沒張開眼,但是我聽得出來,阿妹在哭。
  「我沒生妳的氣,快點睡覺。」我不敢問她,怕自己的怒氣,會一潰決堤。
  「筱嵐~我真的很後悔,原諒我好不好?」哎~這樣子我還能生什麼氣?
  「為什麼?」我淡淡地問了一句。
  阿妹只是低聲啜泣著。我就知道!我也不打斷她,只是坐到床上,抱著她,不斷地輕撫她的背,給她一個溫暖的懷抱。不論是同情也好,關心也罷,總之我知道,阿妹需要我,一如我需要她一般。很難去描述的一種感情,我很肯定彼此之間,不是愛情啦!
  後來想起來,都覺得自己有些傻,阿妹是個很任性的女孩子,雖然她爸爸沒有給她親情的溫暖,但是物質上,卻是從來沒有缺過一樣,而我僅有的,就是那不值幾個錢的溫情,我一直把阿妹當作自己的妹妹,她所缺少的,或許就是這個吧!
  而我缺少的,大概就是一個弟弟或妹妹吧!身為一個老么,我小時候最常抱怨的,就是為什麼媽媽不再生一個妹妹給我玩呢?為什麼永遠都是我被人家玩呢?心裡非常不平衡。
  我常常在想,要是我有一個妹妹,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我真的好想當一個姊姊喔!所以認識阿妹後,她需要什麼,我就會盡力去滿足她,她的物質生活,自然有她爸爸罩著,我能夠做得,就是給她溫暖的親情。
  等她哭夠之後,我拿了面紙,拭乾她的淚痕,扶著她躺下,蓋好被子,安撫她睡覺,告訴她,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她睡著之後,我本來想到外頭打電話跟媽媽說,今晚不回去了,我要留下來陪阿妹,但是她是一個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連睡著後都緊握著我的手,不讓我走。為了不驚醒她,我只好放棄出去打電話的念頭。

--------------------------------------------------------------------------------
後來,我才知道,阿妹是為了那個奇男子自殺的,哎~傻瓜!那個男的有什麼好的,事後一次都沒來看過阿妹,我常常在心裡感嘆,這麼做,值得嗎?
  其實現在我才了解,那個男的,也沒有錯,該怪的,就只能怪阿妹要的,他給不起而已。
  阿妹要的東西很簡單,就是愛。
  然而她要的愛,是全心全意的付出,不容許一絲絲的保留。她對他很沒安全感,因為他對待朋友,和對待她是一樣的好,阿妹感受不出自己在他心中的特別,依照阿妹的個性,自然是會大吵大鬧啦!
  其實阿妹可以放的,但是愛情就是偏要跟你作對,她不甘心,不肯放手,逼得他喘不過氣,也逼得阿妹走上絕路。傻瓜!自殺就會挽回一切嗎?
  錯!自殺只會失去所有。
  這件事情之後,阿妹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她不停地參加各類的舞會,認識了許許多多的男生,但是她從不交男朋友,她說那些朋友,是單純的異性朋友,反正就只是一塊兒出去玩,吃吃喝喝的朋友而已。我沒多說什麼,只要她不傷害自己,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後來我考上了一間著名的高中,阿妹也考上一間五專。
  國中畢業之後,雖然我們的生活空間變了,但是阿妹依然天天來我家吃飯,彷彿變成一種習慣,飯後的一個小時,我都會幫她複習一下課業,這點我很堅持,我跟阿妹說,她要交幾個男的朋友,我管不著,但是人生不光只是交朋友而已,隨時的充實自己,只會讓別人更欣賞她,做個裡外兼有的女孩,是多麼令人稱羨的啊!
  阿妹聽到我這麼說之後,才乖乖地唸書,不敢多說第二句話。我很瞭解阿妹,她是個很亮眼的女孩,對於來自於眾人愛慕的眼光,她甘之如飴,她喜歡成為大家的焦點,眾人的話題,所以只要能夠讓大家更喜歡她的方法,我想她都會照辦的。
  在阿妹十八歲的生日那年,她一反往常地,只邀請我到她家去。本來媽媽是打算煮一桌好菜,就我們一家子慶祝的,但是她說她已經十八歲了,長大了,不希望媽媽太操心她的事,她要學著自主,所以她不要別人幫她舉辦多盛大的生日派對。
  她希望我陪她一塊渡過她人生唯一的十八歲。
  說真的,我很感動,因為在她心裡,我的確佔有一席重要的地位。
  那天晚上,我準時地到了她家,一進門,我就懷疑她是不是把她家的廚房給炸了。滿屋子的煙,到處都是麵粉蛋殼,亂七八糟的。我喊了好一會兒,才見她慌亂地從廚房裡跑出來。
  「阿妹,妳在做什麼啦?妳還好吧?」我摀著鼻子問她。
  「我....我是想自己煮幾個菜,做個蛋糕,讓妳驚喜一下,嚐嚐我的手藝嘛!」
  天啊!我的確是夠驚的,但是喜嘛!我不敢確定。
  「傻瓜!妳有這個心意,我已經很感動了,而且今天妳是大壽星耶!讓妳親自下廚,是準備陷我於不義嗎?讓我回家被媽媽罵,阿妹生日還欺負她,叫她當煮飯婆。」
  我邊笑著邊替她收拾這浩劫後的現場。
  「沒有啦!我真的會做菜啦!李媽媽前幾天有教過我,她在的時候,廚房那些東西,都很聽話,不敢亂動,但是今天李媽媽一休息,大家都造反啦!根本不理我。」
  她站在一旁,手足無措的,又很想幫我的忙。
  「去飯桌那裡坐下,這裡我來清,坐好不要亂動。」天啊!我真苦命說。
  「我可以幫忙的!」她大聲地說道,卻仍定定地坐在椅子上不敢亂動。
  「妳啊!上樓去把自己弄舒服一點,我帶妳去士林夜市掃攤,吃垮他們!」
  阿妹這才開心地跑上樓去。
  那天晚上,我們姊妹倆,瘋狂地從第一攤吃到最後一攤,回到她家,只看見兩具屍體躺平在她的床上,我們笑著對方的肚子,像是懷了五、六個月的身孕似的。
  「來,讓爸爸聽聽小傢伙是不是在媽媽肚子裡頭搗蛋啊?」
  阿妹把她的頭貼在我鼓鼓的肚皮上,假裝很慈祥的樣子。
  「親愛的,有沒有感覺到兒子在運動啊?」我還作勢的把肚子往上頂了頂。
  「有耶有耶!將來一定是奧運選手。」說完阿妹已經笑得不可開支了。
  「好哇!妳笑我肚子大,來!我要打鼓!咚得隆咚!咚得隆咚!」
  我雙手在她肚皮上亂拍一陣。
  「好啦好啦!我投降啦!」
  後來我們躺在一起,說以後要給自己的兒子和女兒取什麼名字,還說以後要讓他們指腹為婚。天啊!只有兩個瘋女人,才會想得這種餿主意,都什麼年代了,早就不流行這古早玩意啦!

--------------------------------------------------------------------------------
阿妹真的累了,她很快地就睡著了。
  我起身走到樓下,打開了音響,這時廣播放了一首歌。
 
    妳那憂傷的眼神 讓我心疼
    為什麼深鎖妳的門
    我知道 妳強忍的淚水
    不肯輕易 留給誰
    總是不說一句話 總是沈默
    如何能夠開啟妳的門
    是不是 妳習慣一個人
    不必有愛 也不必認真
    妳一定流過淚 在過往的歲月
    也曾經為誰心碎 在疲倦的天空
    難道說妳的夢 不能為愛再感動
    妳一定流過淚 在過往的歲月
    也曾經為誰憔悴
    我看見妳的眼 有不懂的傷悲
    寧願我流淚 頭也不回
    妳那憂傷的眼神 讓我心疼
    為什麼要深鎖妳的門
    是不是 妳習慣一個人
    不必有愛 也不願認真
                      范俊益.妳一定流過淚
 
  突然覺得很感傷,在那件事之後,就很少聽阿妹提起過自己的感情生活,我只知道,她不斷地跟著一大群朋友出去玩,平常晚上,她離開我家後,就和朋友出去唱歌、跳舞,假日就一塊去烤肉、爬山。反正什麼名堂都有,時間排得滿滿的。
  只要她功課維持一個水準,我也就懶得管她。有時候媽媽會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也一概否認,我們是知道她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不會撒什麼謊。但是這樣的她,才讓人擔心。
  她一直是個很活潑的女孩,會這樣封閉起自己的心,我想,她當初一定很愛那個奇男子吧!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突然聽到阿妹下樓來到我的身旁。
  「筱嵐,妳是不是很擔心我?」哎~能夠有個人可以擔心,其實也是件幸福的事啊!
  「阿妹,我問妳一個問題,妳可以不回答。」我拍拍身旁的位子,示意她坐下。
  「嗯....」阿妹靜靜地坐在我身旁。
  「妳還愛他嗎?」這是懸宕在我心裡多年的一個問題,我一直忍著沒問她。
  「不愛了,但是我會怕。怕自己會再一次陷入,那種感覺很可怕,很無助,我真的怕,怕自己會無法自拔,甚至可以失去一切,只為了能夠擁有一個人。」
  這是怎樣的一種愛情觀呢?是這麼刻骨銘心。我一直無法體會這種感覺,我以為,這只是寫小說的人,為了欺騙讀者的眼淚,所刻意營造出來的一種感覺罷了!或許有一天,當我真正愛上一個人時,我就能體會那種深切的感受了吧!
  「所以妳選擇不再愛了嗎?逃避可以解決問題嗎?」我靜靜地丟出了炸彈。
  「或許逃避解決不了問題,但是至少會讓我碰不到問題,這樣我就不會那麼難受。」哎~這又是另一種我無法了解的心態。
  「算了,想這麼多也沒什麼多大的作用,只要妳好好的,別讓我們擔心,就萬事OK啦!」我摸摸她的頭,像個媽媽似的,趕她去睡覺。
  「筱嵐,這些年,真的謝謝妳,妳就像個好朋友、好姊姊一樣地照顧我。」
  說得我亂不好意思的。
  「喂~都是六年的老朋友,老姊妹了,說這些做什麼!太見外了吧!」
我有預感,阿妹有話要告訴我。
  「筱嵐,我....我打算休學,到英國去遊學。」蛤?這太突然了吧!
  「怎麼好端端地突然要去遊學?」一定有內情。
  「我跟我爸談過了,爸爸不反對我的決定,手續都辦得差不多了,下個月就走。」
怎麼這樣子啦!
  「阿妹,我只問一次,為什麼?」我突然生起氣來,現在才跟我說,分明不把我當姊妹!
  「我怕妳會罵我。」果然!
  「妳不告訴我,我才會罵妳!」我最討厭一件事情,我是最後才知道的人。
  「其實,我上個月認識了一個朋友,他對我很好,教我很多事情,他好厲害,知道好多好多東西,和他在一起,我突然覺得自己很笨,配不上他,我決定要好好充實自己,等我有足夠的水準可以與他匹配時,我才要風風光光地去找他。」 
  哎~這小妮子,原來愛情真的很偉大,可以讓一個人心甘情願地改頭換面,只為了博取心上人的一個歡心。
  「真的想通了嗎?不後悔喔!英國很冷的耶!」我實在不放心她一個人。
  「我不怕,而且我可以去住我媽那裡,她搬到英國去好一陣子了。」
這個我倒沒聽說,阿妹很少提起她媽媽的,爸爸也很少提。
  「哎~只要妳自己想清楚,我都會支持妳的。」我還能說什麼呢?

--------------------------------------------------------------------------------
阿妹到英國去,也有好一陣子了,我和她陸陸續續地,都有在聯絡,知道她在英國過得很好,一樣地受歡迎,漂亮又活潑的女孩子,就是這點吃香,走到哪裡,都有人會喜歡她,她不僅僅只有男孩子緣而已,其實她在女孩子圈裡,也是一大堆姊妹淘,阿妹是一個擁有特殊魅力的女孩子。
  在信裡得知,她和那個男孩子,也都維持固定的聯絡,後來我得知那個男孩子,是水瓶座。
  哇咧!她怎麼老是喜歡上一些龜毛的人咧?我對任何一個星座,沒有特別的喜好或厭惡。
  只是水瓶座的通病,就是點子多則多矣,但是就是龜毛了點。叫他們立方案出鬼點子,這個他們很擅長,但是叫他們選一個來實行時,他們就開始沒法子做決定了,每個方案都很好,每個點子都很炫,實在無法選擇,對!你替他們選了一個以後,他們又開始覺得這個方案,好像漏洞百出,這個點子好像不夠新奇,假如你發火了,強制決定了其中一項,他們又會覺得你太專制,限制他們發表意見的權利。好,那就全部由他們決定好了,自己做不出什麼決定,他們又會覺得你在推卸責任。
  這不是龜毛是什麼?我實在想不出什麼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他們了。
  反正阿妹喜歡就好,我沒意見。
  不知不覺的,一年過去了,阿妹的遊學也結束了。
  我到機場去接她時,覺得她彷彿沾染了一身金色的光采回來,亮得幾乎讓我睜不開眼。
  她也不急著復學,說什麼想要好好瘋狂玩幾個月,說真的,我希望這次她的付出是值得的。我想我永遠無法為了愛情,這麼地付出我自己吧!當然這只是我現在的想法罷了,以後會怎樣,以後再講。
  如果我們真能預知未來,那到底慶幸會多一些,還是後悔會多一些呢?
  發生每件事情的那一天清晨,太陽永遠都是穩穩地從山頭上升起,一切平靜地讓你無法察覺出一丁點異樣的氣息。
  我只是隱隱地覺得心神有些不寧,情緒有些浮躁,說不上來是為了什麼。
  中午阿妹還來過電話,說晚上會晚一點到家裡來吃飯。我懶懶地跟媽媽說了一聲,又繼續睡我的午覺,星期天的下午,我向來是有些靡爛的。
  睡得正甜時,又來了通電話,我懶得起身去接,是媽媽接起了電話。
  過了一會兒,媽媽衝到我房裡叫醒我,說阿妹出事了。
  我立刻驚醒。阿妹出事了!趕緊套了件外衣,就騎上了車,載著媽媽出了門,趕到醫院去。
  然而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回天乏數了。阿妹再也沒有辦法像上次一樣幸運了。
  這次,她醒不過來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這次,她只留下一句話給我。
  「筱嵐,對不起。」
  我再也沒有力氣問為什麼了。
  事後,當我去她家收拾東西時,李媽媽交給我一卷錄音帶,是阿妹自殺時,正在播放的。
  我忍不住拿來聽,裡頭只有一首歌,從頭到尾,播得都是同一首歌。
 
    我打扮 因為害怕平凡
    我瘋狂 因為喜歡自然
    我驚慌 因為學不會撒謊
    我歌唱 因為渴望溫暖
    我流浪 因為夢在遠方
    我緊張 因為學不會偽裝
    一次又一次的刀割
    心碎要到什麼時候
    一夜又一夜的淹沒
    感覺我已不再是我
    就這樣開始被迫冷漠
    燒在胸口的火卻說
    如果沒有愛 等於沒有我
    我怎麼能夠麻木退縮
    有血有淚的人都說
    如果沒有愛 就等於沒有了夢
                    黃一雄.沒有愛等於沒有我
 
  我找到她的一本電話本,查到了那個水瓶座男孩的電話,衝動地打了電話過去,是他本人接起來的,突然一個女孩的聲音在喚他吃飯,過了一會兒,他才靦腆地告訴我,是他女朋友在催他吃飯了,他問我找他有什麼事,我只是淡淡地說,對不起,我打錯電話了,然後就把電話掛上了。
  阿妹,下輩子如果我還能轉世為人的話,我一定要變成男生,給妳,妳最需要的。
  愛。

回頂端


小雪球



註冊時間: 2004-05-04
文章: 384

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10, 2004 2:17 am 文章主題:

--------------------------------------------------------------------------------

每一個人對愛的執著都不一樣,
狂野的愛也許看似精采,
但卻隱藏著危險,
細水長流的愛也許看似平淡,
但卻充滿著溫暖,
愛並沒有分對錯,
愛也沒有一定的形式才是真理,
但是不論如何,
唯有不傷害別人以及自己,
那才是真愛的表現,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chebi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