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人活得好好的他為什麼要穿裙子?(1) 我說人活得好好的他為什麼要穿裙子?   媽媽說穿裙子看起來才會天真浪漫返樸歸真而且鐵定會讓我喜事連連; 朋友說穿裙子看起來才會漂亮才會青春才會出色才會有氣質; 好像穿了裙子就可以從此日日好日、年年好年、如夢似真、止於至善!? 我的天啊!有這麼嚴重嗎?   我就是不想穿裙子!不行嗎? ---------------------------------------- 我是個討厭穿裙子的女生。   小時候我並不討厭穿裙子,甚至還有點「戀裙癖」,最愛那種有很多花邊的裙子, 因為卡通和故事書裡的公主都是穿著大蓬蓬裙,所以當然要穿裙子才像公主囉! 可是,打從小學一年級意識到「裙子下面的東西不能隨便給別人看」的那天起, 我就開始討厭穿裙子。   既然這「東西」不能隨便給人家看,當然要收好藏好啊! 你應該把它好好收在盒子、箱子裡面,怎麼可以隨便拿塊布蓋住就算啦! 「女生就是要穿裙子才有女生的樣子!」因為大人這樣想,所以我從小就開始累, 每天都得小心的保護那薄薄的百褶裙,免得任何「天然因素」或「人為因素」入侵。   大家都知道,裙子只是一塊布,所以即使是一陣小小的微風,它也會迎風飛舞, 當裙子被風吹起來的時候,絕對沒有人像瑪麗蓮夢露那樣「喔!飛起來啦!」 還笑得出來,大家都是拼老命極力的用兩隻手朝東南西北各個方向把裙子壓住, 再用大腿幫忙把裙子夾住,免得它繼續「隨風飄揚」,讓自己的內在美公諸於世。   所以在被逼著穿裙子的年代,幾乎所有的女生都會在裙子裡面加上一條短褲, 雖然屁股看起來會很大,但可以省去不少麻煩,風吹來的時候不用再手忙腳亂, 讀女校的話,熱的時候還可以大喇喇的把裙子掀起來搧風。 氣質?這種東西在女校不需要啦!   所以,等到考上大學,我總算可以永遠擺脫我那些給我惹麻煩的制服裙子, 天天穿著我最喜歡的牛仔褲去上學,我真是高興得不得了! 所有的制服裙子都被我扔進舊衣回收箱,老媽買的裙子我也隨便塞在櫃子裡, 我的朋友也都跟我一樣,天天穿著T恤加牛仔褲,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奇怪。 學生嘛!就是要這樣穿才有學生味!我又不是來學校開服裝發表會的!   雖然媽媽老是在唸:「你啊!這麼年輕怎麼不打扮打扮?整天穿著牛仔褲!」 或是恐嚇我「你再不穿裙子,小心交不到男朋友!」 我總會嘴裡唸著好啦好啦矇混過去,然後開心的套上我心愛的牛仔褲出門去。 穿牛仔褲跟交男朋友有什麼關係!真是笑話!   兩年過去,我升上大三,我的朋友和同學越來越多人開始穿裙子,一問之下, 她們說:「我男朋友說我穿裙子比較好看。」「我男朋友說我穿裙子比較有氣質。」 「那妳自己覺得呢?」我指著她的鼻子質問,「妳就沒有自己的意見嗎?」 「老實說,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看。」她拉了拉裙子,很有氣質的說。   我節節敗退,難道老媽說得對?不穿裙子就交不到男朋友? 如果一個男生喜歡我只是因為我穿裙子,不喜歡我只是因為我不穿裙子, 那他到底喜歡的是我,還是我的裙子?   「我覺得妳想太多了。」我的好朋友用手摸摸我的頭,安撫激動的我, 「其實我覺得妳穿裙子應該也很好看。妳為什麼不穿穿看?」 「我…我就是不想穿嘛!」我嘟著嘴。 「穿一次兩次就習慣啦,我剛開始也是不習慣。」她還是很有氣質的笑著說。 我呆呆的看著她,奇怪,以前她跟我一樣整天活蹦亂跳一臉白癡相,現在怎麼…   「妳…我覺得妳好像變得比較有氣質了耶!」我忍不住說。 「是嗎?」她用手掩著嘴,輕輕的笑著,「可能是因為我穿裙子的緣故吧!」 天啊!這是我認識的那個每次笑起來拍桌子、搥牆壁、嘴巴張得比拳頭大、 笑聲方圓百里都聽得見的朋友嗎?   老媽提出的「裙子理論」竟然一條條的獲得證實,實在是我始料未及的事。 更恐怖的是,那些開始穿裙子的朋友,千方百計想把我拉入她們的「裙子幫」。 「穿裙子看起來比較有氣質,比較有女人味。」 「穿裙子看起來比較高挑。」 「穿裙子看起來比較瘦。」 「穿裙子可以有比較多變化。」她們拿著一件件的裙子在我身上比來比去。   我不甘示弱的反擊,企圖拉攏她們回到牛仔褲軍團: 「穿褲子冬天才不會冷啊!」 「穿裙子很容易曝光喔!甚至會被變態偷拍!」 「穿裙子坐摩托車不方便,側坐會被警察抓喔!」 「穿裙子腳就不能張開,腳會很酸。」   她們不耐煩的揮揮手,摀住耳朵,叫我別囉唆: 「…哎,反正你就穿一下又不會死!又不是沒穿過!小學到高中不都天天穿?」 「就是以前穿太多了,所以現在不想穿啊!」我頂回去。 她們沒有放棄勸我,我也繼續堅持下去,就這樣,大學四年一晃眼就過了。 (2) 畢業之後,當實習老師的那年我依然一點沒變,天天穿著牛仔褲去學校, 學生常常誤認我是體育老師,不然就是童軍老師,再不然就是洋派的英文老師。 「不不不,我是教歷史的。」當我這麼說,他們一開始總會驚訝的瞪大眼睛, 但是穿得和他們沒兩樣的我,總是很快就能融入他們,跟他們打成一片; 特別是他們穿上便服的時候,我們師生之間看起來更是沒有什麼差別。   「你們年輕人這樣穿是不錯,不過…」我的指導老師把我從頭到腳打量一遍, 「不過我覺得妳這樣看起來還是太像學生,恐怕不太好吧!」 「老師,我想專業能力比較重要吧!又不是選美!穿這樣活動比較方便啊!」 「妳平常在學校想穿這樣沒關係,不過去面試千萬不能穿這樣!」她拿我沒輒, 只好稍稍妥協,「我是為妳好,沒有人會錄取一個穿牛仔褲去考試的老師的!」   「放心啦!我不會穿牛仔褲去,我會穿正式一點的褲子去,像套裝那種的。」 「我覺得不好。還是穿長裙比較有老師的感覺,比較穩重啊!」她苦口婆心勸道。 「不可能啦!老師,這是什麼時代了!不會這麼古板啦!」我很有信心的說。   於是,我自信滿滿的穿上我特地去買的優雅長褲去應徵,考了幾間學校, 但卻間間槓龜,越考越煩的我,檢討了半天終於想到,該不會是我的褲子害的? 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穿上老媽五年前幫我買的長裙應戰。   小腿涼颼颼的,真是不習慣啊!再看看鏡子裡的自己,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這…鏡子裡這個怪咖是哪位?   「好看!妳早就該這麼穿了!」老媽在一旁鼓掌叫好,老爸也欣慰的拼命點頭。 好看!?你們的審美觀覺得好看的東西穿出去,我還能見人嗎? 一定很土!一定很像民視鄉土劇裡面那種鄉下小媳婦穿的衣服! 嗚!我恨裙子!可是為了考上,我一定要忍辱負重!努力撐到最後!   我忍住淚,最後一個學校,最後一個機會,要丟臉,也就只丟這一次了! 我穿著裙子擠上公車,該死的長裙卡住我的腳,根本爬不上樓梯, 我只好提起裙擺,才勉強爬上公車。這裙子窄得要命,穿上去連大步走都不行, 我只能像日本藝伎一樣走著不習慣的小碎步,路邊的蟑螂走得都比我快! 臭裙子,回家以後,我一定要把你丟去舊衣回收…不!我要拿去當抹布! ---------------------------------------------- 我以非常端莊的步伐走進考場,然後非常端莊的打開我的歷史課本, 以非常端莊的聲音開始試教,非常端莊的在黑板上寫著苦練已久的成熟字體, 當然我沒有忘記最最重要的---從頭到尾始終如一的非常端莊的笑容。 哈哈!我這樣何止像歷史老師?我端莊內斂婉約穩重的程度,簡直跟民國初年 那些舞文弄墨女生沒有兩樣啦!說不定考官還會覺得我很像林徽音呢,嘿嘿!   我得意洋洋的步出考場,雖然可惡的裙子還是害我不能像平常一樣好好走路, 不過多虧了它我才能演得這麼好,銅牆鐵壁般端莊的假象應該沒人能識破才是。   「天啊!妳穿裙子!妳穿裙子!」慘了,大學同班同學的尖叫聲由遠方傳來, 「天啊!我第一次看到妳穿裙子!」她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直盯著我的裙子瞧。 「沒必要叫成這樣吧?」 「可是大學四年我從來就沒看過妳穿裙子啊!」 「以後我也不會穿。」我厭惡的癟嘴,「要不是為了考試我才不穿!」 「為什麼!」她失望的大叫,「妳穿裙子很好看啊!為什麼不穿?」 「是我不穿而已,又不是不准妳穿,妳失望個什麼勁啊!」我覺得好笑。   真搞不懂她們。幸好我今天只遇到她一個,丟一次臉就好,而且我們也不太熟; 要是讓我的好朋友看到我穿裙子的樣子,我臉要往哪擺才好啊! 我誓死不穿裙子的怪脾氣大家是都知道的,這下突然向裙子屈服,傳出去的話, 我苦心營造的帥氣、灑脫、率性、自然的形象,不都全完了?   提著裙子爬上公車,呼,真的是煩死人了!那些愛穿裙子的人都不會覺得煩嗎? 幸好這可怕的一天就要結束了,公車晃啊晃的,十分鐘後總算到家了。 我像平常一樣,從公車的最後一階跳上人行道,但… 砰! 我…仆街了。   「小姐,妳沒事吧!」公車司機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沒事?你來摔看看就知道有沒有事!我掙扎著想起身,但是我就是爬不起來, 該死的裙子啊!你已經害我在五十多個人面前仆街了,你鬧夠了沒! 「要不要幫忙?」公車司機還在叫。   我回頭勉強露出一笑,用我最後的力量舉起大拇指,「我可以,你先走吧!」 公車司機叭了一聲,聽話的真的開走了。 我就這樣趴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繼續掙扎著想爬起來。   「對不起,借過。」一個提著公事包的上班族急急的一個箭步跨過我。 「借過一下。」另一位西裝畢挺的中年人也有樣學樣的跨過去。 來來往往的人這麼多,不扶我起來就算了,用不著從我身上跨過去吧! 你看得出來我是個人吧!我可不是斑馬線! 難道你媽媽沒教過你,從別人身上跨過去是很不禮貌的嗎?   今天發生的一切,今天所受的「跨下之辱」,我一定會一輩子記得的! 都是你害的啦!臭裙子!死裙子!爛裙子!嗚!   (3) 「聽說你今天穿裙子?」這是我今天接到的第10通電話了。   「對,怎樣?」我已經很不耐煩了。仆街摔得手掌手肘都擦破皮,才剛擦好藥, 就得接一堆沒營養的電話,每一通都在問:「你今天真的穿裙子?」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啊,你以後真的應該常穿裙子。」 「天啊!我好想看妳穿裙子!下次聚會你一定要穿來給我們看喔!」 「什麼!你穿長裙!什麼!白色的!」   這些尖叫的電話真讓我哭笑不得,沒想到我不穿裙子這件事會讓她們這麼在意, 我覺得這不過是一件小事,是很私人的事,大家為何都要把它想得那麼嚴重? 好像一副我不穿裙子,就永遠交不到男朋友、嫁不出去的樣子?   我深刻體認到什麼叫「一傳十、十傳百」,大家反應熱烈的程度, 完全不亞於某人結婚了、某人懷孕了、某人腳踏兩條船這種八卦消息。 只是穿個裙子就可以引發這樣的軒然大波,成為大家喝茶聊天的話題, 這…這個社會病了啊! ----------------------------------- 幸好最後我真的順利錄取,如願以償的當上正式老師。 雖然老媽直說是裙子的功勞,但我覺得才不是,肯定是我的努力總算有了回報。   開學後的一個月簡直不是人過的生活,我教十幾個班,還帶一個一年級的班, 四百多張臉要記,同樣的故事同樣的笑話要講個十幾遍,還有不熟悉的課本, 累得我每天一回家就睡死在沙發上,等到半夜又會自己嚇醒開始動手準備教材, 三不五時還得接家長的緊急電話「我家小孩怎麼還沒回家?」   經過一個月的魔鬼訓練後,我漸漸進入狀況,開始感受到當老師的有趣之處, 我最喜歡改聯絡簿,每個學生對聯絡簿的態度都不一樣,可以看出他們的個性: 有的人只會寫一兩句、甚至一個字: 「無聊。」「熱。」   有的人則會寫上一大篇生活感想、把今天班上發生的事偷偷跟我報告: 「今天某某人上課的時候挖鼻孔被我看到,好噁心!」   有的人則抄笑話、心理測驗、鬼故事跟我分享,或拿冷笑話給我猜: 「綠豆跳樓會變成什麼?」   聯絡簿既然是師生溝通的橋樑,他們想問我的問題也都會寫在聯絡簿: 「老師,你有沒有男朋友?」 「老師,你幾歲?」 「老師,你生日幾月幾號?」 一般說來我都非常樂意回答,雖然我也擔心過教務處抽查聯絡簿的時候, 會不會覺得我很不正經,一點老師的樣子都沒有?還有,家長會不會覺得很怪? 不過他們肯自己寫,總比什麼都不寫、或在那邊抄作文範本好。   某天我翻開聯絡簿,赫然發現有人這麼問: 「老師,你為什麼都不穿裙子?」   我抓抓頭,不會吧!在家要聽媽媽念我不穿裙子、放假要聽朋友念我不穿裙子, 現在連在學校都還要聽學生念我不穿裙子?! 我裝做沒看到,打了個勾簽好名打算混過去。之後我馬上忘了這回事。   第二天,他的聯絡簿上寫著:「老師,昨天那個問題你怎麼沒回答?」 糟糕,這下不回答的話好像顯得我很沒誠意,可是我又不想說實話, 說真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問題在那裡?於是我決定採用迂迴戰術: 「你猜猜?猜對我就告訴你。^_^」   沒想到第三天,班上十幾本的聯絡簿上都寫著:「老師你為什麼不穿裙子?」 看來這個小朋友完全把「團結力量大」實踐在生活當中,號召所有同學逼問我, 甚至還有一個家長在「家長的話」那欄寫著:「我也很想知道!」 我看了差點沒昏倒,不曉得是學生拗他寫的,還是他真的也跑來湊熱鬧?   最後我只好乖乖的在每一本聯絡簿上寫下:「因為我覺得我穿裙子不好看。」 寫了十三次一模一樣的話,我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一樣。   聯絡簿一發下去,學生們紛紛拿著聯絡簿到導師辦公室來找我,把我團團圍住: 「老師,你穿裙子一定很好看啦!」 「老師,我家是賣衣服的,明天我拿一條裙子給你穿穿看好不好,一定很漂亮!」 大家七嘴八舌的起鬨,同辦公室的老師也湊過來問,「什麼事啊?」   「英文老師,我們在勸我們老師穿裙子。」 「啊?」英文老師傻眼了。我想阻止他們說下去,但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們老師說他穿裙子不好看,所以他都不穿裙子,可是我覺得一定很好看。」 「對啊,我也覺得,一定很漂亮。」 然後大家左一句「對啊」,右一句「對啊」,最後連英文老師都跟著幫腔: 「哎唷,你穿裙子一定很好看啦!」   接下來的一星期,我完全被困在「裙子地獄」中,不管是認識的、不認識的, 不管是老師、學生、主任、組長、愛心媽媽,一看到我都會問: 「你真的不穿裙子啊?」再不然就是: 「你穿裙子一定很好看啦!你要有信心!」然後拍拍我的肩。   我從沒想過人類可以因為這種五四三的事而團結起來,一切都很莫名其妙, 在這個民主的社會,民主的國家,難道我連不穿裙子的自由都沒有?   於是在班會課,「導師講評」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開始對他們說教: 「我們活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我有不穿裙子的自由。」我沈痛的說。 「對了記錄,這段千萬別寫在班會記錄簿裡。」 班長舉手了,「既然我們活在一個民主的國家,那應該用民主的方式解決問題。」 嗯,很有道理。我點點頭。   「好,那贊成老師穿裙子的人舉手!」 三十八隻手舉得直直高高的,我看傻了眼。 「那反對老師穿裙子的人舉手!」只有一隻手舉起來,而且那手的主人就是我。 「贊成三十八票,反對一票,所以老師,你要穿裙子。」   班上同學樂了,大聲的鼓掌叫好,我開始後悔,當初我幹嘛選他當班長? 一看就知道他是那種很聰明很能幹的人才啊! 我應該選一個很沒能力的肉腳出來,這樣我才能假民主之名、行專制之實啊!   「你們…你們…安、靜!」我大吼,全班一下子安靜下來,愣愣的望著我。 「有的東西我就是不想給人家看!你們到底明不明白!放學!」 說完我氣呼呼的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衝回辦公室。 沒看過我發飆的學生大概是嚇壞了,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   第二天我當然沒穿裙子,跟往常一樣穿著牛仔褲去學校。 出乎意料的,班上沒有人再提到任何關於裙子的事,就連聯絡簿上也沒有, 沒有任何一個人寫到昨天的班會、昨天的表決、還有昨天發飆的我。 果然學生還是怕壞人!我得意的想。 (4) 很神奇的,不只是我們班學生絕口不提穿裙子的事,連其他的科任班也一樣, 整件事像是從來沒發生過,我猜想可能是我發飆的事傳遍了學校吧!   學校裡總是會自然而然形成一個緊密的八卦網路,隱私這種事幾乎不存在; 一件事發生之後,1班的告訴他在2班的好朋友,2班的告訴他3班的好朋友, 3班的再告訴他的補習班同學16班的,16班的告訴他念二年級和三年級的表姐, 然後當他們在廁所裡談論這件事時又被8班老師聽見,並馬上告訴9班老師, 9班老師到教務處串門子時把這件事說出來,剛好被一旁經過的愛心媽媽聽到…   事件每被轉述一次,就被加油添醋一次,傳到後來會越來越可怕、越來越聳動, 一向很少生氣的我發火了,這個新聞不曉得被傳成什麼樣子?我還真有點好奇。 因為學生們對我的態度明顯的不一樣,以前下了課他們會圍著我、扯著我, 一路跟著我吵吵鬧鬧回辦公室;但是現在他們只會「目送」我離開教室, 上課時的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反而害我好幾次上課上到講不下去。   這天上9班的課,我跟他們班一向感情很不錯,上課時他們總是很吵, 追問一大堆千奇百怪的問題,我很欣賞他們的活力,但今天卻是安靜得可怕。 我忍了一會,終於沈不住氣闔上課本,問:「你們今天怎麼怪怪的?」 「……。」一片寂靜。 「你們被你們導師罵了?」搖頭。   「你們被訓導主任罵了?還是生教組長?衛生組長?」搖搖頭。 「你們被校長罵了?」還是搖搖頭。   「都不是?那你們為什麼這麼怪?」 「老師,我們沒事啦,你上課吧!」我的小老師說。 「沒事?你們這樣叫沒事?每個人坐得這麼正、還在做筆記,這樣叫沒事?」 我把不正常的地方一一指出來:「杜峻達,你今天怎麼沒爬到椅子上?」 「還有林心美,你平常不是上課上到一半都會偷看漫畫?」 他們總算笑出來,「老師你不喜歡我們乖喔?」   我愣住,「當然喜歡啊,可是你們平常又不是這樣,我很不習慣,總覺得…」 「?」 「總覺得好像有什麼陰謀,可是今天又不是愚人節,我生日也還沒到啊…」 我喃喃自語。   「老師,難得我們這麼乖,你趕快上課吧!」小老師又催了我一次。 「真的沒事?班上沒發生什麼事吧?」我不死心的再問一次。 「沒事啦老師!」小老師用力點點頭。 我只好應觀眾要求繼續上課,算了,也許他們是怕我發脾氣吧? 我到底被傳成多可怕的老師?把學生扔下樓、把桌椅踢翻、刮黑板、啃講桌? 雖然他們乖乖的是很好,不過我的清白也是很重要啊!   接連一個星期,我教的每個班都對我客客氣氣、畢恭畢敬,我也漸漸習慣了, 難怪以前教授常說,當一個老師一定要有「威嚴」,不然管不動學生; 我原本想當個像電視上演的那種親切又熱血的老師,但後來發現困難度非常高, 因為學生一旦把你當朋友,就很難再把你當老師看待。   然而,事實的真相總算在這天揭曉。 很巧的,我在廁所聽見我們班的女生在閒聊關於我的事。   「下一節是歷史課耶!希望大家乖一點。」我的小老師說。 「是啊,誰敢惹老師生氣,我就扁他!」小美堅決的說。 我欣慰的在廁所猛點頭,這些孩子真是太可愛了!不枉我這麼疼你們!   「對了,老師她的腳真的是義肢嗎?」我差點一腳踩進馬桶,義肢? 「我也不曉得,不過我聽9班的說仔細看的話,可以發現老師走路姿勢很奇怪。」 「會嗎?」他沈吟了一會,「對耶,老師走路都會晃來晃去的。」 「不過,我4班的朋友說他覺得不是,他猜老師是被火燒到或是被硫酸潑到, 也可能是被壞人砍,腳上有留很可怕的、一大塊的疤,所以他不想給別人看到。」   小美說完嘆口氣,「我覺得老師好可憐,我們不曉得,還一直逼她穿裙子…」   「你不要難過啦,再說我都想哭了。我們大家不是說好要對老師好一點嗎?」 「對啊,不然老師太可憐了。」   上課鐘響起,聽著他們乒乒砰砰的跑回教室後,我才從廁所走出來。 真是怎樣的老師就會教出怎樣的學生啊!他們的想像力未免也太豐富了一點! 回想起來,那天我在盛怒之下的確是說了這麼一句:   「有的東西我就是不想給人家看!你們到底明不明白!」   「有的東西」這四個字竟然被他們解讀成「見不得人」的東西,真服了他們!   (5) 照這樣推理看來,傳遍學校的謠言或許是: 「歷史老師因為車禍截肢,兩腳只好裝上義肢,但是他很堅強勇敢, 總是裝成一副很開朗的樣子,簡直就像『汪洋中的一條船』一樣…」   「歷史老師家裡發生火災,所以兩腳都有嚴重的疤,但是他很堅強勇敢, 總是裝成一副很開朗的樣子,簡直就像『汪洋中的一條船』一樣…」   搞了半天,學生根本不是臣服在我的「威嚴」之下,而是在可憐我! 難怪最近他們老是用一種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我,小老師也會幫我提東西,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伺候著我。 我忍不住打從心底笑出來。我真是個幸福的老師!   能夠這樣被學生疼惜、關心,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幸福。   我微笑步向我們班的教室,等一下我要跟他們說清楚,請他們不用為我擔心。   經過9班的時候,他們班跟往常一樣吵吵鬧鬧,看見我經過,興奮的跟我揮手: 「嗨!歷史老師!」「老師好!」 風紀則是可憐兮兮的在講台拍桌子,大聲喊著「安靜!」不過沒人理他。 我笑著跟他們揮手打招呼,突然,我興起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我們班這麼天真活潑不受拘束(說白話點就是管不動),以前不管我怎麼吼叫, 都只能讓他們安靜個五分鐘,然後就開始蠢蠢欲動;現在他們變得這麼乖巧, 搖身一變成為彬彬有禮認真上進井井有條團結合作的天使班,就這麼維持下去, 不是很、好、嗎?!   沒錯!我嚇出一身冷汗,這樣大好的機會我剛剛竟然還傻傻的想破壞它!   「我的腳不是義肢啦!而且你看,皮膚可是很光滑呢!」要是跟他們講了實話, 他們聽完之後一定馬上會「輕輕鬆鬆,就變回原來的樣子!」 「老師你很爛耶!幹嘛騙我們!害我們這麼乖累死了!」然後開始嘰嘰喳喳、 吵吵鬧鬧、翻滾的翻滾、扭打的扭打、上課不專心、不交作業、對老師沒禮貌……   喔呵呵呵,就這樣繼續下去吧!這是老天爺送我的大禮,讓我就算「無為而治」, 還是可以把學生管得服服貼貼!   「你這樣是騙他們耶!」心裡有另一個聲音說,糟糕,我的邪念被良心發現了! 「他們這樣為你擔心,你竟然利用他們的同情心來偷懶,這樣太過分了吧! 虧你還一天到晚教學生要『誠實』!你這種人還有臉當老師嗎!」   呃,怎麼辦!我的良心這樣說也對啊!學生對我這麼好,我還這樣我真是… 「到時候被他們發現你是騙他們的,你等著看好了,他們一定不會原諒你。」 我的良心撂下狠話。   「可是他沒有騙人啊!那是學生自己要胡思亂想的!」換懶惰鬼挺身而出, 「今天在廁所是不小心聽到的,裝成不知道、裝作什麼事都沒有就好啦!」 「而且,學生越來越善良、越來越懂事,對他們也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啊!」 懶惰鬼補充。   最後我忍痛做了決定:我不說。 為了讓你們成為善良體貼的孩子,我決定繼續裝傻。 可愛的孩子們,請原諒我,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好啊! 呃…好啦,老實說有那麼一「小」部份是為了我自己方便啦! ------------------------------------------------------------ 為了「慶祝」校慶,所有一年級都必須參加「新式健康操大賽」,前三名的, 可以非常非常「光榮」的代表全一年級學生,在校慶那一天表演。 因此,從開學開始,體育課的時候每個一年級的班級跑完操場就得開始被「操」, 聽著那首曲子手舞足蹈,直到下課為止。   對於這種活動老實說我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甚至可以說是非常不以為然; 反正再怎麼好的東西,一遇上要打分數,就會帶來壓力,讓人沒辦法喜歡「它」。 而且我不懂,健康操經過這麼多年一再而再的改良,搭配的音樂是進步了不少, 但它的動作為何看起來還是這麼的…好笑呢? 為什麼不學點中國拳法或少林功夫什麼的,打起來多帥,還可以傳承傳統武學。   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像這種大會操、啦啦隊等等的活動就是可怕的惡夢, 因為我老是出錯,該舉左手時舉右手、該蹲下的時候卻站起來,我不是不用心, 可是我的手腳就是不聽話,所以我寧可背一百個單字也不想跳五分鐘的大會操。 每次指導老師在司令台上用擴音器、用尖銳的聲音怒斥:「又是你!」的時候, 我都丟臉得恨不得馬上撞水泥地自殺。幸好我再也不必受這種苦了!   我現在是老師。沒有任何人可以逼做我不想做的蠢事。   因為自己曾經深受其害,所以當學生們在聯絡簿裡抱怨:「我覺得健康操很蠢」、 「今天又在跳健康操,跳了十遍,真是無聊死了。」的時候,我會很同情的, 以老師的口吻來安撫他們: 「那個動作是有點好笑啦,不過還蠻活潑的啊!」(老實說,其實真的很蠢) 「你們真的好辛苦啊!」(真心話是:幸好現在我不用受這種苦)   班長和體育股長問了我好幾次要不要用自習課去練健康操,我都說不必了, 那種無聊的比賽隨便去參加一下就好,自習課就算拿來掃地都比這有意義得多。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用實力、以平常心去參加。」我這麼對體育股長說。   當一個老師,最重要的第一課就是:要會說漂亮話。 其實只是因為不想去操場曬太陽而已,但是怎麼說得合情合理又很有教育意義, 可是一門藝術呢!^^ (6) 五天後就是健康操比賽的日子,而我們班是一年級中的異數---完全沒練習。   每天放學後,整個一年級導師室都空空盪盪,只剩我一個人在那邊改作業, 其他的一年級導師都把學生留下來,在操場練習直到天黑為止; 但是我才不會因此動搖呢!我還是頑固的堅持不練,說什麼都不練。   體育股長每隔幾天就在聯絡簿上寫:「體育老師說我們一點都不用心,都不練習。」 唉!我知道他很有責任感,不過身為導師,我有我的原則和帶班理念啊。   我不是為了逼學生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才來當老師的。   隔天,七班的歷史小老師來找我: 「我們導師問待會的歷史課,跟下禮拜的自習課對調可以嗎,我們要練健康操。」 我查了一下課表,是可以調啦。「沒關係,那你們導師會去嗎?還是要我去看?」 「我們導師說要麻煩你幫忙看一下,因為他有課。」 嘿嘿!這是我探查「敵情」的大好機會!下節課剛好是我們班的體育課呢! 我就不信沒有另外練習會差到哪去。   我直接到操場去找他們,遠遠就看見兩班苦命的一年級在跳健康操。 其中一班遠看就非常整齊,另一班連遠看都亂七八糟的,連隊伍都沒排好。 體育老師吹著哨子:「嗶!十一班的!亂跳!你們看看別人,用點心好不好!」 我們班被罵了還一點都不知道皮要繃緊點,看見我來馬上亂成一團, 「老師!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來看我們練習喔!」   我尷尬的跟體育老師打了個招呼,「你們用心一點跳,不然我都覺得丟臉啊!」 「老師不是說要用平常心嗎?」他們笑得很燦爛,「我們都是用平常心在跳啊!」 我板起臉「你們平常懶成這樣,怎麼可以用平常心!」我轉向體育老師, 「體育老師這…麼辛苦的教你們,你們不認真一點怎麼對得起體育老師?」 體育老師對我的話只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看來他對我們班的確非常不滿。   我突然明白體育股長的心情了,體育老師給他壓力,他向我求助卻沒用, 最後所有跳不好的責任都變成他一個人扛,難怪他老是一副很憂鬱的樣子。   我想他一定搞不懂:為什麼我們老師就是不想練習健康操呢?   體育股長很辛苦的再把大家集合整隊,可是大家還是散得要命,聊天的聊天, 玩鬧的玩鬧,我實在看不下去了。你們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導師放在眼裡? 「體育股長在整隊,你們在幹嘛?跳不好放學留下來跳一百次,跳完再回家!」 我大吼,我們班頓時安靜,不,整個操場頓時安靜下來。呃…是不是太大聲了?   安靜了五秒鐘後,「可是我晚上要補習耶!」副班長說。「我也是我也是!」 「我要回家照顧弟弟。」 「我要回家洗米煮飯。」 「我要回家看遊戲王!」竟然有不怕死的這麼說。   「通、通、給、我、安、靜!」我再次怒吼, 「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跳不好放學就給我留下來跳!」   大家低下頭去,悶悶的整好隊,跟著音樂開始跳,因為我的威脅恐嚇, 是比剛剛那次跳得好太多了,可是大家都是一張臭臉,好像我欺負他們似的。 只有體育股長非常開心的大聲喊著口號「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他們跳完,我用力的鼓掌,「跳得很棒啊!可見你們只要用心就可以跳得很好!」 「那今天放學不必留下來了吧?」他們還是臭著一張臉,我趕緊安撫: 「你們不要不高興好不好,用心一點跳又不會死,第一名還有飲料六箱耶!」 「要喝飲料自己去買就好,學校送的一定很難喝。」「對啊!我要喝珍珠奶茶!」   「那…如果你們得前六名,老師請你們喝珍珠奶茶好不好?」我祭出獎品攻擊, 有幾個人明顯動搖了,小胖臉上恢復了笑容,「真的嗎?」 菜頭卻很機靈的說,「才不要,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得前六名!」   其實我也這麼認為,別人都練幾個月了,我們哪可能趕得上?! 可是老師是不可能說實話的,老師說話都是很有藝術的。 「怎麼這麼沒信心呢?」我用非常誠懇的語氣,「在老師心中,你們是最好的!」   「老師,跳健康操真的很無聊,不信你跳跳看。」菜頭不耐煩的說。 班長用力的噓了一聲,「你忘記老師的腳不行……」菜頭一臉惶恐的閉嘴。 啊!對對對,我都忘記我有義肢這回事了!   「歷史老師在一次車禍中,失去了她的雙腳。」傳聞如是說。   「老師也很想跳啊,可是我、老師我…有難言之隱啊!」我哀傷的望著遠方, 「其實我國中的時候,最…喜歡跳健康操了,所以我只能把希望放在你們身上…」   我環視他們的臉,很好,幾個女生似乎快哭了,不愧是我的好孩子! 「你們願意好好練習嗎?」他們點點頭。   體育老師走過來,「黎老師,你們班現在怎樣,肯好好練習嗎?」 「我已經跟他們談過了,他們以後會好好練,給你添麻煩了,不好意思啊!」 體育老師總算笑了,問:「對了,你們一導那邊接力練得怎麼樣?開始練了嗎?」 「還沒跑過啦!你也知道,大家都忙著練健康操,那有時間啊!」   體育老師突然蹲下身來拍了拍我的小腿,「我看你應該跑得蠻快的,很結實呢!」   不!!!!!!!!!!!你怎麼能在這麼多人面前讓我穿幫呢?   「老師,你的腳…」大家變了臉,「不是義肢嗎?」 體育老師哈哈大笑,「義肢!?怎麼可能!?他們怎麼會這樣說啊?」 「呃…唔…這個其實我也是第一次聽到。」我裝傻的說。   別人說謊都可以騙很久,怎麼我一說謊就會很快被拆穿呢?嗚!   (7) 「什麼!你們以為我的腳是義肢!」我誇張的睜大眼睛驚呼,「怎麼可能?」 下課之後,我被我們班的跟7班的學生圍住,我只好裝作一副也很驚訝的樣子。   「哎唷!你們怎麼這麼會胡思亂想啊?我的腳好得很啦!」 「什麼?!有沒有被硫酸潑過?或是被飆車族砍過?你們電視看太多了啦!」 為了掩飾得更徹底一點,我甚至捲起一邊褲管,在升旗台邊秀出我的小腿, 「你們看!多…麼正常的一隻腳啊!」   學生們紛紛湊過來聚精會神的瞧,「可以摸摸看嗎?」班長問。 我愣住,考慮了一下才說,「好吧!女生可以摸,男生只准看不准摸!」 「不摸摸看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咕噥。 「男生偷摸的被我抓到罰跳健康操一、百、次!」好幾隻手咻的縮回去。   許多隻手爭先恐後的對我的腿又摸又捏又敲,「哇!真的是真的耶!」 我覺得我簡直像是菜市場拿著擴音器的小販: 貨真價實的人腿大拍賣,不買也來看看啊!   「老師,恭禧你!你的腳沒事真是太好了!」 「呃…謝謝。」我的腳本來就一直沒事啊,都是你們自己想像出來的好不好。   「這樣我們以後就不必繼續可憐老師了嘛!」他們開始吱吱喳喳, 「以後上課可以講話了!憋得我累死了!」 「健康操也可以隨便跳了!萬歲!」 「以後廁所隨便掃掃就好了啦!我忍很久了!」 「明天我帶漫畫來借你看!還有我的戰鬥卡!」 唉唉,我就知道會這樣!   第二天,我翻開聯絡簿,果然大家寫的都是: 「本來以為老師的腳是義肢,沒想到竟然不是,真是太好了!」 也有家長加了眉批:「恭禧老師!」天啊!家長不會覺得我們班怪怪的嗎? 也有人還不死心的問,「老師,那你到底有什麼東西不能讓我們看啊?」 這…這你叫我怎麼寫在聯絡簿?   最可怕的是冰雪聰明的班長寫的, 「老師,你該不會本來就知道我們誤以為你的腳是義肢的事吧?」 「哈!怎麼可能呢!快別胡思亂想。」我邊冒冷汗邊寫。   透過「校園八卦網路」,「歷史老師的腳根本就是真的」的消息立刻傳遍學校, 我教的班級接到消息後,短短一兩天內就恢復正常,又開始吵吵鬧鬧沒大沒小。 我的科任班恢復正常,老實說我還蠻高興的,因為這樣上起課來比較輕鬆自在, 不然講笑話也沒人敢笑,問什麼都沒人回話,這樣上課好痛苦。   但是我們班恢復正常就讓我相當惋惜,我又得開始整天扯著喉嚨東罵罵西唸唸, 而且體育老師跟我告狀,現在健康操跳得比以前更爛,兩天後的比賽鐵定完蛋。   「黎老師,我教的10個班裡面,你們班跳得最爛。真的太、爛、了。」 他握緊拳頭,「甚至可以說是我教體育15年來看過最爛的!」 唉!我也知道他們的厲害啊!「呃…他們是跳得有點亂,不過我覺得…」 「你一定要另外找時間給他們練,不然怎麼上場比賽?」他硬生生打斷我。   「黃老師,我是覺得啦,比賽的勝負不是那麼重要,過程才是最重要的。」 我試著跟他溝通,「我想讓他們用平常心、用實力去參加。」 「黎老師,你是第一年教書,沒有經驗,我跟你說,你這樣不行啦! 你做導師的不管一管,學生整個班亂七八糟,我們這些科任老師都很頭痛耶!」   我不禁悲從中來,怎麼我當了老師,卻還是要被老師罵? 「我…我很用心在管啊…」 「黎老師,你不要小看健康操,這可是你把你們班帶起來的好機會啊! 只要他們好好跳,得了獎的話,他們自然對班上就會有榮譽心,有向心力, 到時候你管起來也不會這麼辛苦,不然你以為其他導師幹嘛這麼認真?」   「是這樣嗎?」我大驚,「我都不知道原來跳健康操這麼有意義!」 「可是,只剩兩天,我們班有可能拼過其他班嗎?人家都練一個多月了耶!」 「你們班很有潛力,進步的空間很大。」他鼓勵我,「千萬別放棄啊!」 ---------------------------------- 「明天放學全班留下來練健康操。」我說。 「為什麼?不要!」果然,我一宣佈,全班便開始暴動,「我才不要練!」 「後天就要比賽了,前一天當然要練習一下啊!」 「不要!我們要用平常心比賽!」好小子,竟然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不要這樣說嘛,平常心是很重要,可是努力也很重要啊!」我苦口婆心的勸: 「跳健康操可以讓我們班更有向心力,培養我們同舟共濟、團結一致的精神…」   「那我們用民主的方式解決,贊成不要跳健康操的舉手!」菜頭學班長耍這招。 「等一下!」 我見識過他們這招的厲害,我用在他們身上的狡猾伎倆他們可都學得很快。 「老師你自己說生活在民主的國家、民主的社會,所以我們應該用民主的方式…」 「不是啦,老師是想你們跳健康操很辛苦,不如明天我請你們喝珍珠奶茶,怎樣?」   就算是民主的國家、民主的社會也有黑暗的那一面啊!一字記之曰:「貪」! 誰不貪小便宜? 「才一杯珍珠奶茶喔!要留下來跳多久?」沒想到這群小子還真會精打細算。 「嗯…至少要留下來跳到六點吧!」 「笑死人,跳兩個小時才一杯珍珠奶茶,那有這麼便宜的事!」 「你們不要太過分了好不好,別班連水都沒得喝耶!」 「別班是別班,我們是我們。」   眾怒難犯,我試著提高價碼,「那…老師請你們吃麥當勞?」 「真的嗎!一號餐到七號餐都可以嗎?」 「我是說麥當勞…的蛋捲冰淇淋?!」 「走了走了,老師一點誠意都沒有!」 「好啦好啦,請就請,可是你們要認真一點跳喔!」   「不是『你們』,是我們。老師你也要認真跳喔!」 「我?!我幹嘛跟著跳?」 「是你說的啊!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要同舟共濟,要團結一致…」   唉!什麼叫自掘墳墓,我今天真是有了很深刻的體認啊! (8) 於是隔天下午,我含淚花了幾千塊錢買了麥當勞餵飽我們班那群土匪, 再把吃完就想落跑的那幾個一個個抓回來,然後全班帶下去操場練健康操。   「老師你站前面跳給我們看吧!」體育股長非常興奮的說。 「這個…老實說昨天老師從三樓樓梯滾下來,現在只剩半條命,我看我還是…」 我試圖矇混過去。   「老師騙人!今天我明明看到你從八班跑回辦公室拿課本!」菜頭得意的大叫。 慘了,被抓包了!但是我仍然保持鎮定,義正辭嚴的指著菜頭: 「你上課怎麼這麼不專心,不看黑板看走廊幹什麼?我要寫聯絡簿跟你媽說!」 老師的奧妙之處,就是千錯萬錯都絕對不會是我的錯!菜頭一臉無辜的閉嘴。   好啦,跳就跳嘛,有什麼好怕的,只不過很蠢而已嘛…我告訴自己。 體育股長拉著我站在他旁邊,按下開關,那首我聽過一千遍的旋律開始響起。 我眼睛看著體育股長,頭手腳跟著學他的動作,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唉!我的體育細胞經過這麼多年,很明顯的仍舊是一點長進都沒有; 才跳完三個動作,我們班的同學就已經笑得東倒西歪,跳不下去。   我走過去把音樂關掉,「好了好了,這麼好笑是不是?我不跳了!」 「老師,你真的是一點毅力都沒有耶!」 「老師你一點耐性都沒有,你這樣怎麼當老師啊?」 我再次悲從中來,怎麼我當了老師,還是要被老師罵就算了,竟然還得被學生罵?   體育股長拍拍我的肩膀,「老師,我們先不要配音樂跳,你慢慢學沒有關係。」 「不用啦!這樣很浪費時間,又不是我要比賽,是你們要比賽耶!」我急道。 「老師你不用客氣,我們跟你是一國的啊!」 我的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你們幹嘛對我這麼好啊?嗚! 美麗的夕陽映在操場,熱血的老師、熱情的學生,啊!這就是青春啊!   「手、伸、直!要用力揮出去!」 「你又轉錯邊了,是右邊!右邊!」 「笑!苦著一張臉一點活力都沒有!要把我們當作評審,笑!」 大夥坐著看我跳,邊看邊七嘴八舌的糾正我,可有勁了。 「你…們…好歹也跳一次吧!」我喘著氣懇求。 「不用啦老師,我們跳得很好了啦!」他們做個鬼臉,「至少比你好多了!」   看到他們臉上的笑容,我發現體育老師說得還真的沒錯呢。 健康操比賽真的讓我們班越來越有向心力了。 雖然最後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獎,但是一起努力過,就會更團結,一點都沒錯。 ------------------------------------------------------------------- 健康操比賽完之後,緊接著就是第一次段考。 雖然這些國一的小毛頭們完全沒有一點緊張的樣子,還是跟平常一樣吵鬧愛玩, 不過厚厚的考卷、複習講義、多到連聯絡簿都抄不下的考試和作業步步進逼之下, 他們總算被迫面對「段考」這個惡魔。   「考試考試!我要被烤焦了啦!」 「老師,怎麼辦,我數學都不會!」 「今天考不好,被英文老師打,好痛!」 「今天竟然要考八科,天啊,一天也才七堂課耶!」他們紛紛在聯絡簿上抱怨。 所有的早自習、自習課都排滿了考試,排不下的要排第八節、甚至午休, 看他們這樣我實在很心疼,但是也無能為力。   我唯一能做的是聽他們抱怨,還有,我教的歷史這科,不考試,只有上課複習。 「老師,歷史不用考嗎?」段考前最後一堂歷史課,小老師舉手問。 我搖搖頭,「算了啦,考卷你們拿回去寫,要對答案的再來找我對好了。」 「為什麼不考歷史?我背得很熟耶!」竟然有人開始抱怨。 「我是看你們每天考試很可憐,有時間先去念別科吧!不然考不好還要被打。」   「老師你真的對我們很好耶!」小胖眼睛閃閃發亮的說。 「你不會現在才發現吧?」我跟他做了個鬼臉。 「老師,那如果我們段考歷史考很爛呢?你會不會打人?」菜頭舉手問。 「不會。」我斬釘截鐵的說。為分數打人,一向是我最痛恨的事。   「那如果我們考很好呢?有沒有獎品?」 「你們別老敲我竹槓好不好,上次請完麥當勞我就快破產了!」我擺出一張苦瓜臉。 「不然……如果我們歷史考很好的話,老師你穿裙子給我們看好了。」 教室裡一陣好耶好喔唷呵的歡呼聲,這些人怎麼還不死心啊?   「好啊,如果你們段考歷史考全年級第一名,我就找一天穿裙子。」 一片吵鬧聲中,我慢條斯理的說。 「真的嗎!老師你要穿短一點的喔!至少要膝蓋以上的。」 「那有什麼問題,你們考第一名的話,我穿迷你裙來。」   哼哼,孩子,教你們這麼久了,難道我還不瞭解你們嗎? 一首五言絕句二十個字都背不好,歷史這次要考三十六頁你們哪記得住啊? 更何況其他班都考了三四次複習考,大範圍小範圍不曉得複習了多少遍? 沒有把握的賭局,冰雪聰明的老師我是不可能賭的,嘿嘿!   (9) 離段考還有三天,我們班的小朋友還是整天吵吵鬧鬧的,不過有一點不太一樣: 他們現在幾乎隨身帶著歷史課本。   為了跟我賭,他們又再度團結起來,班上的讀書氣氛比以前濃多了, 下課以後他們常來辦公室等我,問我一堆參考書上或補習班考卷裡的問題; 甚至連打掃的時候,他們也是一手課本一手掃把的去掃地。   看到我們班這麼團結上進,我當然非常高興;不過,我才高興沒多久, 教我們班的老師就開始有意見了。   「你們班的考數學在給我看歷史,而且還十幾個!」數學老師怒氣沖沖的抱怨。 「你們班的上國文課偷看歷史課本,被我沒收了。」國文老師也來告狀。 「老師,我們家欣宜回家一直讀歷史,補習班功課都不寫!」連家長都生氣了。   那群懶鬼認真起來的那種決心毅力,真是超乎我想像! 我開始有點擔心:他們不會真的給我考全年級第一吧!? 上次一時衝動說他們考第一名我就要穿迷你裙,天啊!我哪來的迷你裙?   而且…這次段考題目是我出的,我一向秉持「人性化」的出題原則, 不會有刻意刁難或課文挖洞的填充…慘了!早知道我應該狠一點! 大事不妙啊!我開始驚慌起來。   等等,冷靜!冷靜!用功優秀的班級那麼多,我們班臨時抱個三天佛腳, 怎麼可能贏過人家平時一點一滴的努力耕耘呢? 如果真的讓他們拿了第一,那豈不是太沒天理了?! 嗯,沒錯,他們應該會進步很多,但要考第一是不可能的! ---------------------------------------- 段考第一天,最後一節考的就是歷史。 身為出題老師的我,一間間的巡堂,看大家對題目有沒有不瞭解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題目簡單,每一班看到我都非常高興,直說「太簡單了!」 不過,我們班上的氣氛卻意外地非常緊張嚴肅,其他班學生早就寫完趴著睡了, 我們班的還一臉認真的在檢查,看見我來還苦著一張臉。   「你們會不會寫啊?這題目很簡單吧!」看他們那樣悲愴的表情,我忍不住問。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回話。 「那…那你們加油,小心不要粗心喔!」我默默退出教室,跟著難過起來。   認識他們這些日子以來,第一次看到他們這麼的用心,可是我卻因為自己的私心, 因為不想穿裙子,偷偷希望他們考壞,我真是太過分了! 如果這次他們這麼努力,卻還是考壞了,他們會不會從此對學業灰心? 我越想越難過,有什麼方法能夠安慰他們呢? 想來想去還是只有穿裙子和麥當勞兩條路好走了,唉!   等到考完,我趕緊去教務處抱考卷回來改。沒想到,我們班的已經等在辦公室, 「老師老師,先改我的!」每個人都焦急地這麼說。 「你們考得怎麼樣?會不會寫啊?」我裝作漫不經心的問。 「呃…」大夥又是面面相覷的不講話。 「我覺得我應該有90吧!」菜頭小小聲的說。   90?!我嚇了一大跳,菜頭你到現在26個英文字母都還沒背完,歷史可以考90?! 「老師,先改我的啦!」他充滿期待的拜託我。 「不行啦,這是最高機密,你們在這邊我會分心,萬一害我改錯你們就完蛋了!」 我把他們往辦公室外面推,「還不趕快回家看書,明天還要考一天耶!」   我不忍心看到菜頭失望的臉,也不忍心看到其他同學失望的臉,只好把他們趕走; 看得出來他們對這次考試抱著很大的期望,萬一不如預期他們一定會很難過的。 就算努力準備了,還是有很多其他因素會影響考試的結果啊! 老天爺,請不要讓他們失望,拜託!為了他們我可以穿裙子,沒關係! 我暗自祈求著。   第一張恰好是班長的考卷,嗯,100!我開心的畫了個大大的100。 不過班長考100是很合理的,她從國小就是模範生啊! 接著小美,嗯,95!還算合理,我知道她一向很喜歡歷史。 再來欣宜,嗯,98!這個…這肯定是因為有補習!   我一張一張改過去,最低的不低於80分,而且只有兩個,下一張… 總算輪到菜頭了!我緊張的連手心都出汗了,整張考卷寫得滿滿的, 雖然字還是那麼醜,不過好像沒幾個錯字,第一大題、第二大題… 天啊!他竟然還真的考90分!我感動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原來他只是不用功,一認真起來竟然這這麼厲害啊! 其他同學也是,全心力拼歷史這一科的結果,大家都考得非常好。 別班雖然也考得很好,不過比起我們班,低分的比較多。 一直到太陽下山,我才把我教的班全改完,還算了平均,我們班果然是第一名。   不過一年級還有四個班不是我教的,而且其中有一班的導師也是歷史老師, 而另一班的導師逼得很緊,勝負還很難說。 我待在辦公室坐立不安,最後決定厚著臉皮,去找另一位歷史老師。   她也還在改考卷,「陳老師,要不要幫忙改?我剛好有空。」我厚著臉皮問。 「真的嗎!太好了!我正趕著要去接小孩呢!」她非常高興的把考卷給我。 「我還可以順便幫你算平均成績喔!」我說。 「不、不,這怎麼好意思!」她連連揮手,「我自己算就好了啦!」 「不要這麼客氣嘛!同事互相幫忙是應該的啊!」考卷到手啦!嘿嘿!   我又花了兩小時的時間,改完考卷和算好平均。結果…我們班竟然真的第一名! 雖然跟另兩班的分數很接近,不過我們班的平均還是小贏別班0.3分。 耶!太好了!我鬆了口氣,我們班聽到這個消息肯定很高興! 想到他們的笑臉,我也跟著高興起來。   下班之後,我到百貨公司買了一條膝上10公分的短裙,這下萬事皆備了。   第二天放學前,「把聯絡簿拿出來。」我說。 「不會吧老師!今天才考完你還要出作業喔!」大家開始暴動。 「明、天、老、師、穿、裙、子」我在黑板上寫下大大的七個字。 「什麼!真的!老師我們真的考第一名喔!」他們高興的跳上桌子椅子, 歡欣鼓舞的大聲尖叫「迷你裙!迷你裙!迷你裙!」   穿裙子就穿裙子,明天等著瞧! (10)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起床,換上昨天買的那條迷你裙,準備上班去。 原本想要趁爸媽還沒起床的時候先出門,不過他們比我預計得早起, 我只好硬著頭皮闖關。 才出房門老媽就瞪大了眼睛:「你…你這裙子什麼時候買的?」 我看得出她非常高興,「我在路上看到好多年輕人這樣穿,好看好看!」   老爸看了卻是猛搖頭,「不行啦!你是老師耶!老師怎麼能穿這樣?」 「你懂什麼啊你,他們年輕人就是要穿這樣才時髦啊!」老媽護著我。 「老師就要有老師的樣子,你穿這樣不三不四的,別的老師看了也會講話!」 老爸還是很堅持,「你給我進去換一套!」   「不行啦,我跟學生講好了,今天要穿裙子給他們看。」我一步步往門口移動, 「我保證下次絕對不會這樣穿啦,就今天!拜拜!」我一溜煙溜出門去。   老實說我自己也覺得穿這樣渾身不對勁,走在路上總覺得每個人都在看我, 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不過是穿裙子,沒什麼了不起!」 可是我還是緊張得好幾次差點跌倒。   越接近學校,我就走得越慢,我的左右四周開始出現我們學校的學生, 我把頭低得極低,盡量挑沒人的地方走,遮遮掩掩的深怕有人認出我來。 好不容易捱到校門口,警衛伯伯卻非常熱情有精神的大聲喊道:「黎老師早!」 他這麼一喊,方圓百里的學生紛紛回過頭來,所有的眼光都聚焦在我身上。 然後,是如驚濤駭浪般的尖叫聲:啊~~~~~~~~~老師你怎麼穿這樣!!!!   我禮貌性的跟大家點頭微笑之後,便飛也似的往辦公室衝; 可是,我後面馬上跟了一群不死心的學生,邊跑邊問「老師你怎麼穿裙子?」 很快的就有人跑到我前面,被前後包夾的我還是沒有停下腳步,拼命的跑。 一堆人在走廊上奔跑,整棟樓都跟著晃起來,我回頭一看,後面至少有十個人, 前面也有三五個,好不容易衝進辦公室,我把門砰一聲關上,把他們關在外面。   「老師開門!」學生敲窗戶的敲窗戶,拍門的拍門,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剛剛在走廊奔跑的那幾個,現在給我到訓導處來!」生教組長在一樓中庭大喊, 門外那些學生一聽臉色大變,才想溜,卻被正好巡堂經過的衛生組長抓個正著。 「還想跑?打掃時間不打掃,給我在那邊追逐嬉戲!通通到訓導處來!」 他們一臉可憐的看著我,不過我只能手一攤請他們自求多福。   怎麼辦呢…我開始擔心。剛剛那些人不是我們班的,就已經叫成那樣, 等下早自習我一進教室,我們班不瘋掉才怪,到時候可能要整班帶到訓導處罰站, 導師在還吵成這樣,我臉往哪擺啊?   而且,從辦公室到走廊還要經過三個班,其中還包括尖叫班九班,實在很危險, 萬一害別班也要全班罰站,以後我怎麼有臉見他們班導師呢?   最後我決定從後走廊潛入我們班,從後走廊走應該比較不引人注目吧,我想。 我輕手輕腳的穿過後走廊,小心閃避過資源回收箱、垃圾桶和掃具, 一路上都沒人發現我,我平安到達我們班後門,一個箭步跨進我們班。   在台上管秩序的風紀股長一看到我立刻失聲尖叫:「老師~~~~」 三十幾顆頭迅速的轉過來盯著我,我相當尷尬的摸摸頭說,「大家早啊。」 哇啊啊的慘叫聲、桌椅移動的乒砰聲、跺腳拍桌子的聲音…「安靜!」我大叫。 「老師你賴皮!」菜頭首先發難,「你不是說今天要穿裙子!」 「這不是裙子?」我拉拉我的裙子,「那你說這是什麼!」   「那你為什麼還要再穿一條牛仔褲在裡面?」副班長質問,「老師一點誠意都沒有!」 「一點誠意都沒有?你不曉得這條裙子有多貴,秋裝沒打折一件要一千二耶!」 「老師騙人!」竟有人眼淚汪汪,「我這麼用功,沒想到老師只是敷衍我們而已…」 「我…」我百口莫辯,「你哭什麼啊,我不是已經穿裙子來啦?」   「嗚哇~~」不知道怎麼回事,兩個女生越哭越大聲,其他人忙著遞衛生紙。 「老師,你看!都是你把他們弄哭了!」菜頭說,「你還不趕快把褲子脫下來!」 「喂,你有禮貌一點好不好,你怎麼可以叫老師脫褲子!」風紀開罵了。 「明明就是老師不對啊!」菜頭頂回去,「就算是老師,也不可以騙人。」   「你們不要這麼斤斤計較嘛!」我走過去安撫他們,「我已經很犧牲了耶!」 可是他們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沈浸在哀傷的氣氛中。 「這叫『多層次穿法』!」我試著解釋,「你們不覺得這樣穿比較有流行感嗎?」 「不管…我們要看老師穿裙子…」她們抽抽噎噎的說。   折騰了二十分鐘,早自習總算結束了。 今天早上要全校升旗,我請班長先把同學帶下去,趁著沒人躲到廁所換下裙子。 唉,原本以為這是個絕妙好計的,不過還是沒辦法滿足我們班那群搗蛋鬼; 昨天去百貨公司看到模特兒這樣穿,還以為這樣絕對可以混過去, 也不算違背我的承諾,沒想到還是不行。   我看著那條短到不行的裙子,想到她們失望的樣子,唉!真的要穿嗎? 不,我還是做不到,穿這麼短實在太危險了,一不小心就被看光,那還得了!   我穿著牛仔褲下樓去,才剛升完旗,司令台上站了一排人,校長也在。 在頒獎嗎?剛剛沒廣播啊?我覺得奇怪。 「大家看看台上這些人。」校長說,「剛剛生教組長跟衛生組長跟我報告, 這些同學早上打掃時間的時候,不好好打掃,在走廊奔跑!」 我的心沈到谷底,完了,他們被我害慘了!   「林又隆,校長問你,你剛剛為什麼在走廊上跑?」 不要說啊!千萬別把我供出來啊!我拼命祈禱,我以後一定會對你好一點的! 「我…我看到別人在跑,覺得很好玩就跟著跑。」好傢伙!這樣說非常好! 「好玩!?我說過多少次,在走廊奔跑很危險!萬一跌倒受傷,誰負責!」 校長訓完林又隆之後,轉向另一個,「王柏義,你呢?是不是你帶頭的!」   「…。」他搖搖頭,不講話。 「你說實話,我不會怪你。犯了錯沒有關係,但是要勇於認錯。」校長溫和的說。 「我…因為我看到黎老師穿裙子,所以我想追上去看個清楚。」他老實的說。 慘了慘了,這小子真的是太呆了,那些革命義士怎麼被逼供都不說的歷史教訓, 不是從國小就在學嗎?你怎麼可以這樣隨隨便便就把我供出來呢?
創作者介紹

chebi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